主页 > T生活网 >写给那些在澳洲打拼追梦的人:愿你们找回初衷,不要对不起「背包 >

写给那些在澳洲打拼追梦的人:愿你们找回初衷,不要对不起「背包

2020-06-18

在澳洲Glen Iris生活的那一段期间,看似衣食无缺,但总是开心不起来。在当时室友们的身上,我看不见那股当初激励着自己一定要来澳洲闯闯看的「背包客精神」。

总觉得他们会来澳洲,就好像在人力银行上,寻找着高薪的关键字,有一天,突然看到或听到有人说,「嘿,要不要来澳洲,在这里好赚多了,我一个礼拜的薪水就有22K了,赶快买张机票过来赚钱啰!」常听到他们,把台湾薪水那麽低啊、台湾是鬼岛这类的话挂在嘴上。

于是,他们想尽办法,待在澳洲。二签、学生签、工作签,或是移民;能够待的越久越好。

「下礼拜我就要走了,我二签要结束了,唉,好不想回去喔!不过我会再拿学生签回来。」

「为什麽不想回台湾?」我迟疑地问着。

「在台湾那麽辛苦,你想想看,在这里,我只要排排麵包,一个月就有8万多块台币,我为什麽要回去。」在我刚进超市时,一个前辈跟我说的话。台湾是他们的家,但他们却极力地抗拒,不想回去。

那些刚来澳洲的人,认识了他们,也许是靠着他们的介绍,很快地找到了住处,找到了工作,无缝接轨。跟新来的人稍微互相寒喧后,他们问我,你有打算集二签吗?我回答没有,他们一脸迷惑地问,为什麽不集?你的签证还有那麽久,跟我说你现在先集,到之后你想集就来不及了!

当时我是这幺回答:「来到澳洲,没有强求自己一定要待多久,待一年也好,待两年也好,未来会碰到什麽很难说,但要记住自己为何而来。不要一昧地跟风,或只因为怕落后前方别人的脚步,便不加思索的小跑步跟了上去。」

对那些已经来了一阵子的背包客,打工度假对他们来说,纯粹的金钱价值观已暂居大多数,但我始终认为,你放下一两年的时间,来到一个不属于你的国家,绝对有比金钱更重要、更值得你追寻的事物。

旅行的初衷

我常问自己,你的初衷是什麽,你期望在澳洲体验些什麽、学到些什麽,又甚至是改变些什麽。

我希望自己更独立、摆脱依赖,证明自己在国外也能过得好好的;我希望能藉由跟来自世界上不同国家的年轻人一起工作、交流,不要把自己框在既定印象当中。选择用自己的眼睛与文字,描绘你看到这个世界真实的模样;我更希望能过着边旅行边工作的生活。探索这片红土大陆,踏上属于背包客最嚮往的一种旅行方式,公路旅行(Road Trip)。

选择出走,就是希望让自己不要活在一个凡事都追求标準答案的地方,试着为自己活一次。

梦想也是需要柴火来烧的,没有钱,没有工作,什幺都不用谈。不过,我在乎的并不是赚多少钱,能带多少钱回台湾去,在这工作对我来说,是为了存下之后的旅费。打工赚钱对我来说,是为了能兑现自己出发前的初衷的一个过程。

每个人都来到澳洲,都有想追逐的东西,没资格去说对错。但如果越来越多人是为了工作赚钱而来,僧多粥少,在工作变得越来越难找、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就会开始出现怪异的现象。

接下来要说的,是我亲身经历,或是在朋友的身上看到的,为了找工作而出现的一些令人摇头的现象,或许你会不满意、不赞同我所说的,但在澳洲,这些事情却真真实实地天天发生。

卖工作

好工作难找,为了生活,竟然连工作也可以卖。

曾经遇到一对台湾人,我们聊到工作的经验。他们说自己在一间蔬菜工厂上班,週薪可以破千,想进去的话需依赖一家仲介,如果有兴趣的话,他们很愿意给我仲介的联络方式;但进去之前,必须要先缴一千澳币,也就是先拆一个月的薪水给那家仲介。

在澳洲找工作,藉由仲介的帮忙其实是件很正常的事,而且很多工作机会,是必须要靠仲介这个管道才进得去。但当合法的仲介成功帮你媒合一份工作时,中间的佣金到底有多少,你是不会知道的。以我自己的经验来说,当时我和我朋友都工厂工作,我是自己去公司应徵,而他是藉由仲介进去。我和他领到的薪水,时薪只有不到1块的差别而已。再来就是说,合法的仲介绝对不会在你还没有正式上班以前,跟你收取任何一毛的费用。

买卖二签

为了能够在澳洲待更久,大多数人都会选择集二签,但令人想不到的是,除了买卖工作、竟然连签证也有人在卖。

我有个台湾朋友,在偏远地区的农场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好不容易达到二签申请的资格,没想到从提出申请已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却一直没有下来。再加上他申请的时间有点晚,所以他很担心会影响到他能否顺利留下第二年。

「我当初因为担心,特别再三与雇主确认这间农场是属于合法的白工,怎幺会这样呢?」朋友狐疑着。

时间会拖到这幺久,我也觉得很奇怪:「是啊,时间也太久了,我之前的背包客栈的外国朋友们,最快的几天就成功申请到了啊!我觉得你最好写信甚至打电话去问问看。」

之后过了几个礼拜,那位朋友告诉我他的二签终于申请通过了。听他说明才知道,申请之所以会那幺慢,竟然是因为之前有不少台湾人,利用非法的手段,私下的将二签做买卖。然而因为前一批不好的例子,让我们这一批这些无辜的人遭殃。

即便到了现在,仍然有许多人在做这样的事情,甚至还将此分享心得,见怪不怪,令人摇头。

拿观光签来打工

在刚到澳洲的时候,有一天室友带了他的朋友回来,聊开后发现那位朋友也是刚来的,问到彼此打算在澳洲待多久,他说三个月。听到他这样回答我还蛮惊讶的,大多数人都打算待个两年先集二签,没想到他说,其实我是拿观光签过来的,希望藉由暑假这三个月来赚点钱。

后来,我ㄧ个朋友拿了观光签要找来我玩,却差点进不来。为什幺呢?因爲带他来的那个人,二签已结束,但仍想来澳洲继续赚钱,于是冒着闯关的风险,拿着观光签,硬是要赌运气看看海关会不会让他过。结果,一入关,海关查了一下他的资料后,就被带去小房间问话。出来后,当天立即被原机谴返。

千万不要抱持着冒险的心态做这样的事情,这幺做你不只影响到自己的信誉,更是重重伤害了澳洲人对台湾人的信任。

黑工氾滥

在澳洲很多连锁超市买得到新鲜的蔬菜水果,但你知道那些蔬菜水果的来源,很多其实来自雇用大量黑工的工厂吗?你知道在很多华人所开的餐厅里,工作十之八九是黑工,所领到的薪水也是「八九不离十吗(时薪8块9块10块)」?

如果你是要準备出发的背包客,你可能听过很多前辈都跟你说过这句话,「不要做黑工」。但为什幺还是那幺多人跑去做了黑工,黑工到底有什幺不好呢?明明大家都说不好,为什幺还是一堆人跑去做呢?

身为移工:就劳方的角度来看,可能遇有语言能力上的问题,看不懂、听不懂、无法流畅的沟通。因此在异乡时同样语言的人较有亲切感,特别是在你刚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时,于是会想找个同样语言的雇主。

身为非法雇主:就资方的角度来看,看準了你语言不好,找不到工作,立刻贴心地提供工作机会给你,却用低于法定最低薪资的薪水给你,加上不用报税、不用提拨退休金,更不用替你投保保险。所以只要不被举报,Fair Work Ombudsman(澳洲平等工作监察署)根本不会知道。

做了黑工,短期之内,也许让你避免了提早结束打工度假、打包回台湾,让你暂时可以求个温饱,但你这幺做,真的会开心吗?如果只是为了求温饱,难道在台湾做不到吗?

或许你会质疑做黑工有什幺不好,薪水还是比台湾高,存到的钱也比台湾多。但就是因为越来越多人这幺想,黑工才会不断地恶性循环下去。黑工市场是怎幺形成的,说穿了,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你不做,别人抢着做。在网路上看过一篇文章,作者形容,这就像是一群人前仆后继地抢着一碗已经臭酸的便当。

而那些曾经去做过的黑工的人,我知道很多一定是身不由己,我很多的澳洲朋友也都做过黑工。但你有问过自己,为什幺找不到合法的工作吗?

你找不到的工作的原因到底是什幺,是语言不好吗?如果是这个原因,那你有试着在来澳洲之前加强你的英文能力吗?你知道自己要去的是一个英语系国家,那幺为何不努力先恶补一下英文呢?

而且在澳洲,到处都有可以练习英文的机会,你可以去住背包客栈,找外国人聊天;你可以去赌场,找发牌的dealer聊天(当然小费是不可少的);你可以去扫街,当作练胆量,同时也为了之后找工作做练习。有太多太多的机会可以练英文,重点是,你敢不敢踏出那一步。(可参考「去澳洲英文会不会变好」这篇)。当然中文在澳洲也可以通,前提是你只待在华人的环境、跟华人一起住、在华人的雇主下工作。这样看下来,做黑工到底是能力的问题,还是心态的问题呢?

利益至上

当越来越多人眼里只看见金钱、工作,ㄧ切都只以利益为优先的同时,这些乱象,因此而生。

你说工作很难找,我懂。曾经,我也为了找工作陷入自我挣扎。在这份工作之前,我曾寄了不下100封的履历,并全部石沉大海,让我知道在台湾寄履历24小时回覆是多幺幸福的事。我也曾经扫遍镇上所有的餐厅、酒吧、饭店,但得到的回覆都是目前没有缺人,如果未来有职缺会再通知你。也曾经被问过有没有兴趣进一家新开的义大利餐厅工作,但在联络了几次后突然间就没声没息。

那时的我终于体悟到,原来在澳洲找工作这幺不容易。但也因此,我开始为了省钱一天只吃早餐和晚餐;开始为了省交通费每天用自己的双脚走超过10km的路;开始为了省住宿费选择住一间10个人的backpacker。然而事与愿违,仅管我这幺努力,银行帐户里的数字还是以跑百米的速度下降,而回台湾的念头几乎每天都会出现一次。

这时我想起出发前一位前辈跟我说过的话:「在还没有收入之前,你比较像是在打工生存,而不是打工度假。」为了不想提早打包回家,我仍然继续坚持下去,但绝不能违背自己的原则。

你说赚钱赚得很快,我懂。曾经,我也迷失在高薪的诱惑之中。每到了发薪的日子,你看着网路银行里帐户的数字,以900~1000块澳币的速率往上攀升,原来,找到了一个合法的工作,金钱累积的速度是这幺的快。

在这里是领周薪的,一个礼拜的薪水,跟我在台湾拿着大学毕业的文凭,找一份普通工作一个月的薪水差不多。休假上也不差,虽然六日要上班,不过假日加班ㄧ定会给加班费。一个月休8天。工时方面,大概一个礼拜上40小时的班,虽不是假日休息,却仍然周休二日。

但看着帐户,我不知道除了钱以外,自己还存到什幺?我想着自己抛下一、两年大好的青春来到澳洲,思考着这片土地是否还有比钱更值得追寻的事。然后我发现,累积更多的人生经验,去体验在家乡无法体会到的人事物,才是我想追寻的。

于是,我离开了熟悉的工作环境,开着车,展开公路旅行,寻找更多的工作可能性,以及迎接更多的未知冒险旅程。

儘管如此,多少人仍为了钱好赚而来到澳洲打工度假。

背包客精神

我总算了解了我为什麽不快乐,那就是打工度假已经变质。

就工作面来说:黑工、卖工作、农场生态变调、买卖二签,越来越多人不再为了当初打工度假创办的初衷而来到澳洲,事实上我并不反对为了工作而来,但一旦越来越人抱持着只要钱好赚,怎幺被欺负,以后就怎幺样欺负别人回来,这样一切以利益为重的偏差想法时,这些乱象只会不断地恶性循环。

就出发点来说,已经不像是从前单纯地想看看这世界的背包客,逐渐剩下为了高薪而来的打工客,打工度假的初衷逐渐式微,甚至渐渐变成了一个移民的跳板。

儘管如此,我依然相信还是有很多正确观念的人,只是他们多半选择了冷漠。人们总是鼓励着要找寻自己的价值,但自己往往被现实压得喘不过气,最终还是区究于现实,被迫选择走一条最安全的路。

我喜欢那些不走安全路的家伙,那些被世人视为叛逆的人们,我认为他们才是能改变这个社会、甚至世界的力量。相对地,如果世界上每个人都为追求自己的梦想去叛逆,这个世界会变的怎幺样呢?

写给那些即将要出发的背包客们以及还在澳洲努力打拼追梦的人们,愿你们可以找回那属于澳洲打工度假的初衷,不要对不起背包客精神。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