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徽生活 >关键 3,600 天!还原宏达电前首席设计简志霖「内鬼案」始末 >

关键 3,600 天!还原宏达电前首席设计简志霖「内鬼案」始末

2020-06-18

关键 3,600 天!还原宏达电前首席设计简志霖「内鬼案」始末

宏达电前研发部副总简志霖在 2013 年遭控将尚未公开的商业机密携往中国,如今判决出炉,台北地方法院 11 日依违反《营业祕密法》、《证交法》背信等罪,判刑简志霖有期徒刑 7 年 10 个月。回顾宏达电近 10 年转折,2013 年是关键的一年,财报首见亏损、股价节节失守;当时简志霖的洩密叛逃,不仅重创员工士气,也再次打击投资人仅存的信心。

2013 年 8 月 30 日,这是宏达电发放下半年红利的日子,但位于新店的总部却毫无欢乐之情。因为甚少闲杂人等出没的 16 楼办公室,突然无预警出现一群不速之客,法务长雷忆瑜陪同检调人员进入,要求设计部门全体员工离开办公区域接受搜查,连手机、笔电等物品也不能拿走。

一阵错愕中夹杂着反弹声浪,「有人在外面开公司的事情,老闆都知道,现在为什幺要来查?」一句反呛声音让现场一头雾水的工程师恍然大悟,检调大阵仗搜索的箭靶,竟然是他们的顶头上司──首席设计师简志霖。

「16楼被抄家了……」小道消息迅速在员工之间口耳相传。检方在简志霖与另 2 名员工电脑查获疑似洩密的档案,将 3 人带回收押。值此时刻,16 楼另一隅,时任宏达电执行长周永明的心情肯定非常複杂。因为,大动作按铃提告本就不是光彩之事,更何况,简志霖跟随他超过 10 年,是他一路扶持的爱将,外界甚至形容,周永明对简志霖,就像对儿子一样疼爱。

简志霖若真犯法,自有法律定夺。但这道搜索令,不仅揭穿一位年薪千万元的年轻副总为利益铤而走险,更刺伤了宏达电的股价、员工的信心,让宏达电内控制度分崩离析的真相暴露无疑。

周永明爱将也出事
内控分崩离析  非一日之寒

2001 年就进入宏达电的简志霖,一路平步青云升上副总经理,外界解读简志霖少年得志、背叛一手培养他的公司。其实,宏达电鼓励内部竞争的潜规则,让简志霖一直维持高度的危机意识。

简志霖确实是周永明爱将。在创意长陆学森加入之前,简志霖可直接向周永明报告,深得信任。陆学森担任创意长后,简志霖虽然多了一个职权上的老闆,但聪明的陆学森相当「尊重」他,把魔力实验室的硬体设计小组切割出去,交给他统一管理,让简志霖一直维持足够的发言权。宏达电内部人士证实,简志霖在公司讲话很大声,因为后台很硬、从来不怕跨部门沟通时得罪人。过去对媒体发言,简志霖也不讳言,在宏达电「永远是 RD(研发)配合 ID(硬体设计)」。

不过,内部竞争造成的耗损,恐怕是简志霖想离职的原因。陆学森离职后,宏达电设计部门一分为二,一支硬体为主、软体为辅的部门在台湾,由简志霖带领;另一支队伍则在西雅图,由陆学森从微软挖来的 Scott Croyle 负责创意发想,陆学森离职后,两方互相角力,在周永明面前争宠早已不是新闻。

简志霖虽然深得周永明的心,但在手机设计「软体重于硬体」的大趋势下,专长硬体设计的简志霖也逐渐感到压力逼近。今年宏达电手机第一波主打的新软体功能「自订页面」(BlinkFeed),就是 Scott Croyle 团队提出构想,获得周永明好评,反倒让简志霖脸上无光。同事透露,2012 年简志霖就曾提辞呈,当时周永明花了非常大力气才慰留成功。

如今,简志霖被指控外洩的资料中,就包含原订 2013 年底发表的「Sense 6.0」,难免让外界揣测,简志霖不甘心自己提出的创意在内部竞争落败,也不想在周永明面前失宠。

不过,简志霖固然有犯罪之嫌,但或许他并非唯一「内鬼」嫌疑犯。

「Thomas(简志霖的英文名字)曾经向上级举发内部弊案,但如今他却做了类似的事……」一位简志霖前任部属感叹。弊案大家略有耳闻,简志霖挺身而出,当时他还觉得自己的主管很有正义感,以为该高阶主管很快就会出事。岂知,内部肃清揪出的第一只「内鬼」,竟是简志霖。

这位前任部属拒绝透露确切弊案内容,但强调「公司内部黑函很多」。事实上,漫天黑函也是宏达电习以为常的文化,如 2011 年 7 月「包材黑函案」,不但公司内部有 500 多名员工都收到黑函,爆料者还因冒用他人名义而闹上媒体。

简志霖危机意识高
中国示好,不惜投敌

爆料者指出,高达 10 亿元的年度包装材料订单,宏达电由 5 家印刷公司各自报告后逕行决定,有权决定供应商名单的高层收受回扣流言四起,且该高层和厂商负责人均住台北信义区豪宅。而宏达电高阶主管多半在桃园置产,能掌握供应商生杀大权、还高调住在信义计画区的人物少之又少、根本呼之欲出。对此严厉指控,宏达电仍然不评论市场传言。

一位离职高阶主管直接挑明说:「我们的董事会功能非常弱。」直指王雪红虽然善于挖掘人才,但往往无法做好内控机制。加上宏达电年营业额数千亿元,只要位高权重,捞油水的诱惑自然多。

不过,同样身为公司高阶主管、同样是周永明爱将,同样涉嫌损害公司权利,为何收回扣者可以大事化小,洩密叛逃者却遭收押?除了简志霖情节较为重大之外,时间点也是一大问题。

2011 年,宏达电气势正盛,公司多的是现金。主管们如有不检点情形,上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基层员工更是敢怒不敢言。这些私相授受,更难以直达天听、让宏达电董事长王雪红知晓。但去年以降,王雪红开始不满宏达电经营绩效,不但要求周永明改进,更开始插手宏达电高阶主管布局。例如宏达电现任财务长张嘉临,早在 2002 年就帮王雪红发行威盛电子的全球存託凭证(GDR),深受王雪红信任,他就像王雪红派驻的监军。但从现在看来,为时太晚,宏达电内控机制早已出了难以挽回的大问题。

简志霖并不避讳公开谈论他的创业计画,甚至曾在公司说:「中国的小玉,做得不错!」「你们有人想去小玉吗?」王雪红在四川人脉布局很深,近年更积极和中国政府单位合作开发,当她在最后一刻知道简志霖想要叛逃,虽然知道通知检调会重创公司形象,但仍然决定将此案摊在阳光下,以起杀鸡儆猴之效。虽然王雪红轻描淡写说这只是「一个小孩做错事」,不会影响高层人士异动,但仍不免让人联想,杀的是简志霖,警告的对象,则是她不甚满意的经营团队。

这很符合王雪红的风格,2012 年,她投资外甥陈主望和友人张心望一起开设的威望电影公司内控出问题,王雪红同样不惜按铃申告张心望背信等多项罪名,还找来台湾大前总经理张孝威整顿内部。虽达止血效果,但陈主望被讥为阿斗、很没面子。对自家晚辈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对毫无血缘关係的周永明?

「现在公司就像是引擎全被换成次级品的飞机,本来就在向下掉,现在又『自宫』砍掉一个引擎。」一位知情的宏达电高阶主管感叹,公司正在失速坠落。

当检调单位押着简志霖离开宏达电,员工肯定在电梯前等候许久,因为宏达电新店总部的电梯,上楼总是等待多时,下楼却是通行无阻。正好形容简志霖花了 10 年时间,拿到 1,500 万元年薪、坐在最靠近权力核心的 16 楼办公室,却一夕间成为背信叛逃的内鬼嫌疑犯,迅速跌落的写照。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