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好生活 >最后的凯达格兰人 >

最后的凯达格兰人

2020-07-16

最后的凯达格兰人

最后的凯达格兰人

台北有一条「凯达格兰大道」,命名起源于北部地区的最早住民是凯达格兰族。但台湾有多少人了解凯达格兰族呢?这个民族有没有自己的历史记忆?有多少传说?有没有像古希腊一样仰望星空,创造自己的神话?

生活在台湾的汉人哪,我们都是这一块土地上的移民者,不能不先了解这一块土地的先住民。

为了了解这个古老民族,我曾花了一点时间去找资料,想拼图般的拼凑出他们的故事,却发现这是一个典型的「民族消失史」。在十七世纪大航海时代之后,世界上像这样「消失」的民族,绝对不在少数。

请容我用散文的方式,一则一则,慢慢为您诉说。

二,找寻做梦的地方

一六二四年,明朝天启四年。西班牙人第一次进入北台湾。在此之前,荷兰人已经先占有了台南,展开他们的殖民地计画。历史上,被视为「第一波全球化」的大航海时代,早已展开。

这是一个没有国际公法的时代。这是一个商船和海盗船无法分辨的时代。西班牙人先是由麦哲伦发现地球可以绕行一圈的全球航线,便在菲律宾建立基地。后来是泉州人在海上遇难,被西班牙人救起,送回泉州后,为了感恩,特地送来一船的丝绸和瓷器。这下西班牙人发现了宝,开始和中国做起贸易。一条从亚洲贯穿美洲到欧洲的「黄金航线」被建立起来。

其他国家眼看西班牙因为海上贸易,成为霸权,纷纷转进亚洲。

海上是没有法律的野蛮世界。买到的香料、瓷器、丝绸等,转回本国出售,可以买下另一条船。但不幸在海上被抢劫了,就全军覆没。所有的商船都要武装,所有贸易,都靠武力。

晚来亚洲的荷兰人,在澎湖建立武装基地,出没打劫海上的泉州商船和西班牙商船。泉州商人和西班牙人都受不了,决定结合清朝,把他们打出澎湖。不料,荷兰却不甘心退出,他们转向台南,建立武装根据地,继续出海打劫。台湾自此成为荷兰根据地。西班牙人不胜其扰,决定出面派出船队攻打台湾。不料到台湾一看,荷兰的船舰强大,根本打不赢,只能绕过最南端,沿东海岸北上,就这样,发现了「三貂角」。

凯达格兰人的命运从此再没有回头的余地。

全球化的飓风,扫过那渺小的遥远的村落。这个为了逃避「山魈」骚扰而远离故乡的民族,终于走入「无梦的世界」。

根据日本学者伊能嘉矩在一八九七年的调查报告(他是根据凯达格兰族人,北投社潘有祕的口述,将该族的口碑记录下来),凯达格兰人之所以来到台湾,起源于他们无法做梦。

凯达格兰族的始祖原居住在「Sansai」(后来有人用汉名,称之为「山西」)之地。但有一天,这地方出了一个妖怪名为「山魈」(Sansiyao),它往往趁人睡觉的时候,剥去人们盖在身上的东西,等到人们惊醒,它已消影匿迹。

凯达格兰族人的祖先非常担心,日夜警戒,不敢入睡,但还是无法杜绝这个爱恶作剧的妖怪。整个民族,像马奎斯描写的村子,在长期的失眠中,陷入恍惚状态。所有人的记忆逐渐消失,昨天与今天,今天与明天,因为没有睡眠区隔,变得难以分辨。时间悠长,所有事情无法有一个段落,记忆变成无用。

凯达格兰人的祖先再无法承受了,只好远远避开,想找一个没有妖怪的地方居住。

他们合力伐木,製成一艘艘木船,整个民族带着失眠多时的恍惚和疲惫,出海航行了。

因为太恍惚了,他们不知道要去哪里,只能毫无目的,让小船随风漂流于汪洋大海之中。

许多天以后,才看见陆地。他们大喜过望,登陆一看,是一大片茫茫旷野。榛莽丛林中,有牛羊野鹿在奔跑。他们知道,生存的土地到了,于是上岸,建立部落。这就是台湾北部的鞍番港,也就是现在深澳这个地方。

这个民族终于找到可以好好睡眠,好好做梦的地方。

九,传说中的金山银山

异国风情的「圣地牙哥」海角,标誌着西班牙人进入台湾的第一步,也是凯达格兰人首度看见西班牙火炮的开始,但这里居然没留下痕迹,只有一个古怪的名字,是从西班牙文翻译成闽南语,再从闽南语记录下来的地名:三貂仔角。以前看到这名字,总觉得这里可能靠海边、水边,有貂。但台湾哪来的貂呀? 现在才知道,不是「三貂仔角」,是圣地牙哥!

西班牙人拚命找金子,传说中的金银之山在哆啰满(Turuboan),有十分丰富的矿产,一些村社的人从这里得到矿物,再和生意人交易他们喜爱的珠石之类的。该地有一座山,在日出时十分耀眼,令人无法直视,人们猜测那是水晶或者是银矿。

在其记载中,有一位长官曾看见二十三克拉的金子,当地人讲着马赛语(Bazay)。许多人去询问内山怎幺进去。但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虽然他们不信邪,曾派人到处搜寻,甚至跑到后山,却找不到传说中的「金山」。

不知道是凯达格兰人,真的会守住祕密,还是他们也不清楚金银有什幺用,根本不在乎,总之,终其统治时代,西班牙人未曾找到那传说中的金山、银山。

二六,传说的地道?

有一年秋天,我着迷于阳明山上的大屯山几个山峰,尤其主峰和北峰,可以绕行双子坪,中有小小湖泊,小蝌蚪、小青蛙优游鸣叫,而沿路有各色蝴蝶飞舞,间或有竹鸡从草丛穿出,在路上觅食。上主峰还有一条直接爬阶梯的路,山腰间有一个像地道似的山洞,洞口不小,彷彿可以进入。但因为被深草遮住,看来不似可以通行。我想,它大约是日据时代为防守而设的临时哨所。因为冬日东北风吹上来,变成浓重雾气,寒冷如刀割,有此山洞,可以给士兵避寒。

几年后,有一日在看电视新闻,忽然看见一群记者跟着一个人上了阳明山,在我曾爬过的主峰阶梯路上行走。此君号称是凯达格兰人的后裔,因为祖先遗留的口传文化,他了解整个民族的历史与祕密。他声称,祖先留下的遗言显示,在最古老的年代,凯达格兰人曾创造了像马雅文明一样深厚的农业文明,而且这文明有高度科技能力,为了让全台湾可以灌溉,整个北台湾已经形成地下的通道。其中既可以有人通行,也可以变成灌溉渠道。他想带记者从阳明山的这个山洞进入,探究最古老的文明。

穿着高跟鞋在草丛间走动的漂亮女记者,显然异常难行,镜头摇晃。

但为了一探台湾文明源头,她们倒是忍耐着。直到最后,发现那根本不是可以进得去的山洞,那声称凯族后裔的人才说,现在山洞已经因为年代久远而封闭起来了,只要好好开挖,这个地下世界可以四通八达,到达台湾的任何一个地方……。

有些记者终于说,自己可能被骗了。

这当然是一个狂想者的梦境,然而,这已经是我听到凯达格兰族的最后消息。

事实上,台北县贡寮在反核四的时候,因为当地是凯族的起源地,台北县政府曾委託学者做过调查研究。但所剩下的凯族人,有些低调,有些自认为年代已经久远,现实生活比较重要,像他们的祖先「我族决定归顺清廷」一样,决定放弃自己族群的认同,「反正已经不会说祖先的话了」。

虽然还有人可以说出一点祖母的年代的点滴传说,但已经非常稀薄。

那个传说中的「哆啰满」金山,事实上已经被日本人的开矿机挖掘殆尽。我曾于一九八一年去金瓜石矿山採访,和矿工深入地底,写了一篇报导文学〈矿坑里的黑灵魂〉。当时,还能见到几辆卡车,运满砂土,从山路上离开。採矿工人告诉我,一辆卡车大约可以提炼两、三两的黄金。整个山头,被这样持续挖掘,怎幺可能不空? 而这是凯族祖先努力要保护的「黄金宝藏」。

现在,连这些最后的金砂都消失了。九份、金瓜石成为观光的地景,遗留在地底的坑道无数,还未被开发成观光景点,它倒像是真正的地底通道,但它是採矿的坑道,是日本人挖掘的,不是凯达格兰人的祖先。

起初,我为了那寻找地洞的凯族新闻笑起来,但后来就感到悲哀了。因为地下没有,地上,也都不再了。

甚至观光手册中也没有提到凯达格兰人。他们曾是这里的主人。倒是九份的旧电影院前,还摆着侯孝贤电影《恋恋风尘》的海报。那是现在人们去九份观光的一个主要原因。

电影海报上,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少年揹着书包,后面跟着一个少女,一起走过古老的铁道。那个少年主角,叫王晶文,他在二○一四年突然过世。和凯达格兰族,一起走入历史的长长的隧道。

摘自《岛屿的另一种凝视》

Photo:Mark Kao, CC Licensed.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