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云生活 >母操劳父伤残‧担忧家庭经济‧林家姐弟想半工读【筹足,停止筹款 >

母操劳父伤残‧担忧家庭经济‧林家姐弟想半工读【筹足,停止筹款

2020-07-18

母操劳父伤残‧担忧家庭经济‧林家姐弟想半工读【筹足,停止筹款“光明安学计划”是一项按月资助清寒生的计划,协助他们支付补习费、电脑费,一些杂费和零用钱,减少这些孩子因家庭经济状况而影响学习。这是一项打破一般以成绩作为批准条件的援助计划,完全以学生家庭背景出发,为家中有残疾父母、失亲和单亲个案的学生。无论学生成绩优秀与否,他们都有权利继续接受教育。目前就读槟华独中初中三的林惠谊是2009年“光明安学计划”的受惠者,六年级的弟弟林嘉桐则成功申请到2010年的“光明安学计划”。林惠谊的父亲林振利是一名咖啡店的沖茶头手,每天拚命工作12个小时,赚取千多令吉的微薄薪金,母亲廖秀华则兼职补贴家用。一家人住在槟城打鎗埔组屋一个只有400多平方尺的小单位内,环境虽然不大,但也其乐融融。2008年10月的一个半夜,林振利在放工回家途中,遭一辆车子撞后逃,导致头部创伤、左大腿骨头、膝盖和髋关节断裂。昏迷了5天,他好不容易才甦醒过来,却又举止疯癫,甚至还要求护士买下自己的伤腿。直至2个月后,林振利才恢复神志,可是,由于腿伤状况严重,在医院内躺了417天,打破了槟城医院的纪录,成为住院最久的病人。当父亲于2年多前发生意外之际,林惠谊正就读小学六年级,原本她应该专心準备小六评估考试,然后快乐地迎接新的中学生活,可是,家里这一连串突发事件,让她开始为家庭经济感到担心,甚至还一度萌起出外找一份兼职来补贴家用。看着父亲的腿部肌肉逐渐萎缩、母亲为家庭和工作两头奔波,林惠谊和弟弟林嘉桐对此深感无力,只能互相安慰倚靠,自己学着做家务,减轻父母亲的精神负担。父伤无法癒合左脚短3吋半林振利表示,截至目前为止,他已经接受8次手术,结果是左脚短了3吋半,比右脚肿了两三倍之大,伤口处肌肉无法顺利癒合,老是裂开,有细菌感染的隐忧。虽然如此,林振利还有更多手术必须进行,包括对膝盖和髋关节进行更换手术。对于丈夫的状况,妻子廖秀华感到非常忧虑:到底丈夫的脚还能承受多少次手术?林振利于2009年11月出院后,廖秀华因工作时间无法载送,林振利乾脆放弃每週2次的物理治疗,甚至连大门也不随便踏出。“我要出门,她(廖秀华)就要帮我推轮椅,上上下下很麻烦。有时候他们要出去吃东西,我不想麻烦他们,就不跟他们出去了。”他说,只要伤口好转,他就能自己慢慢走动,逐渐活动脚部,让萎缩的肌肉逐渐恢复。可是,由于旧伤口一直裂开,新伤口久久不能癒合,他们全家感到焦虑而无奈,却又不敢开口说开,以免增加彼此的精神负担。林振利说,在此期间,妻子除了白天照顾他和孩子外,晚上还要去托儿所值夜班,担起整个家庭的负担,非常操劳。结果一个月下来,就开始头痛不能止,血压飙升至200,请了病假几天后,又遭公司扣减薪金,只好辞职另寻适合的工作。一家人乐观过苦日子虽然家庭遭遇不幸,林惠谊并没有怨天尤人,她还带着家人参加教会活动,让家人积极乐观的生活。对于向他们家伸出援手的社会人士和亲友,她也感激地铭记在心,成为生活及学习的动力。“其实,我们遇到的并非全都是坏事。有校长、老师和朋友同学关心,我们还是有遇到好事。”小小年纪的林惠谊对人生及未来还是充满希望。虽然如此,父亲那肿大而发紫的脚,全家只能算着日子过,从半年、一年地等,等到今天已经快3年,父亲的伤口至今依然未能癒合,更遑论重新站起来,和全家人一同走出阴霾。他们需要长期帮助槟州华小校长理事会主席郑羡南校长指出,虽然政府提供贫苦家庭的学生免费早餐、电脑等援助计划,可是其他团体企业所能提供的家庭援助并不多,而且多数只限数个名额。自2009年以来,槟州华小校长理事会一直负责协调《光明公益金》所推动的“光明安学计划”,他对于这项计划能大规模、持续性地对贫苦学生提供援助,感到欣慰不已。这笔100令吉的援助金目的是为了让孩子支付在学校的餐费、交通费、电脑、补习费等杂费,以及购买衣鞋及上学用品。为了确保这笔款项能善用在学生的教育费上,校方除了一再叮咛嘱咐家长外,还将款项存在家教协会的户口,每月定时分发给受惠学生。他指出,事实上,需要援助的学生人数其实不少,可是由于各团体机构的能力有限,校方只能抱着“尽一分力,能帮助多少就是多少”,欢迎各界对学生提供援助。“有时候一些公会、组织团体也开放奖助学金名额给学校,为贫苦家庭的学生提供生活费及学校用品,可惜的是,大规模的援助计划并不多,多数组织只能提供一次性的援助。”他也希望各企业团体能推行更多学生援助计划,包括对学生提供经济及心理辅导上的援助,以在打造爱心社会之余,也让学生能顺利完成学业,避免踏上歧途。穷学生三餐吃快熟麵也是明新小学校长的郑羡南说,相较于以前,如今已经很少学生因家庭经济而辍学,可是,依然有不少贫苦家庭因各种因素,忽略了监管孩子的心理及学习状况。他指出,贫苦及单亲家庭的学生问题到底有多深,一旦深入究竟,就会发现孩子因父母为了赚取那微薄的薪水,已是身心疲惫,根本无力再管教孩子的学业进度,更遑论了解孩子的心理问题。“孩子很容易受到同龄朋友的影响,若一个不小心,让他踏上歪路,就很难将他拉回来了。”他透露,虽然教师每天接触孩子,多少能够了解并关注学生的家庭及心理状况,可是,工作量繁重的教师依然无法取代家长的职责,而且学校的主要任务还是在于教育方面。他指出,校方对孩子提供辅导,可是,只有家长才能真正了解家庭的问题,更加关心及呵护孩子的心灵,毕竟孩子在学校的时间只有数个小时。郑羡南校长在教育界已经30多年,见过许多面对不同家庭问题的学生。所谓家家有本难唸的经,每一个家庭都各有不同的问题背景,校方只能量力而为,一旦发现学生不对劲,就联络家长了解问题,并视情况而给予辅导及寻找援助。“我们的目的是儘量不让学生退学,毕竟这是义务教育。幸好,现在的父母亲都了解教育的重要性,即使家里经济有问题,也不会随便让孩子退学。”虽然如今普遍家庭的经济能力比以前好,可是,依然有学生因为家里穷得连学生车的费用也付不起,母亲只好每天带着孩子走路上下课,每天从住家和学校来回至少走30分钟。此外,他曾有一名学生的三餐主食竟是快熟面,细问之下,才发现学生的父亲意外逝世,收入约500令吉的母亲连屋子也租不起,只能租一个房间和孩子凑合着过日子,让孩子以便宜却缺乏营养的快熟面充饑。受惠个案1林惠谊(槟华独中初中三)林嘉桐(中华A校六年级)父亲林振利(47岁)母亲廖秀华(43岁)/报导:曾晓然‧2011.05.15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